什么原因促使短道队和速滑队在新赛季实现了华丽蜕变? 回顾2019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ondry.com/,速度滑冰

2018-19赛季,中国王牌之师短道速滑队在世界杯前四站比赛中仅获得了4金3银8铜的成绩,而中国速滑队更是在世界杯分站赛中颗粒无收,最好成绩仅第四名。尴尬的成绩让两支队伍如坠冰窖。

这个赛季,在世界杯前四站比赛中,中国短道队获得了8银6银6铜的骄人战绩;中国速滑队更是在多个项目中实现了历史性突破,宁忠岩分获男子1500米金牌和1000米银牌,中国男队两次获得男子团体冲刺赛银牌,高亭宇也有一枚铜牌入账。

无论是中国短道队,还是中国速滑队,这个赛季成绩都有了大幅提高。北京冬奥会的脚步越来越近了,他们的表现给国人吃了一颗定心丸。究竟什么秘诀促使这两支队伍在冬奥“固点”之年完成了华丽蜕变呢?

2018-19赛季,短道速滑世界杯分站赛前四站,中国队仅获得了4枚金牌,其中3枚金牌来自武大靖的男子500米。作为北京冬奥周期的第一个赛季,中国短道速滑队经历着青黄不接的窘境。

在卡尔加里站,武大靖包揽了两个男子500米的金牌,武大靖、范可新、李靳宇和任子威组成的中国队获得了2000米混合接力的金牌。中国短道速滑队以3金1银1铜的成绩开启新赛季。

接下来的三站比赛,中国短道队仅由武大靖在盐湖城站夺得了1枚500米的金牌。尤其是阿拉木图站和德累斯顿站,派出大量年轻选手出战的中国短道队仅获得了3枚铜牌。

在最为体现综合实力的接力项目,中国女队没有一站闯进3000米接力,男子接力仅在阿拉木图站获得了一枚铜牌。中国队在卡尔加里站获得的2000米混合接力冠军成为了唯一的遮羞布。

本赛季前四站,中国短道速滑队一共获得了8金6银6铜的成绩,比上个赛季有了长足进步。中国短道速滑队的进步不仅体现在奖牌的数量上,含金量也有了明显提升。

男子方面,武大靖仍旧是男子500米的王者,韩天宇经过一个赛季的休整后重新归来,安凯、孙龙等小将成长起来。名古屋站,由武大靖、韩天宇、任子威、安凯组成的中国队勇夺5000米接力的金牌。上海站,韩天宇夺得1000米的金牌,时隔4年之后再夺世界杯个人项目金牌。

上个赛季前四站比赛,中国女队成绩更为惨淡,个人项目无金牌入账,接力仅有一次闯入B组决赛的经历。这个赛季,中国女队相继在盐湖城站和蒙特利尔站夺得了女子3000米接力的金牌。范可新在上海站夺得了第二个500米项目的金牌,同样也是她自2015年之后首次在世界杯分站赛中夺得个人项目的金牌。韩雨桐在蒙特利尔获得女子1000米金牌也是一大突破。

2000米混合接力项目,也已经成为了中国短道队新的优势项目。在蒙特利尔站,由韩天宇、任子威、张雨婷、曲春雨组成的中国队夺得了冠军。之前的盐湖城站,派出了武大靖、韩天宇、范可新和曲春雨的中国队获得了亚军。

除了成绩上的显著提升,中国短道速滑队的综合实力更是得到了加强。与一年前相比,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人才厚度明显增加,形成了以老带新的全新格局。

男子方面,武大靖、韩天宇等名将仍处于竞技生涯的顶峰。武大靖在男子500米这个项目上受到了一定的挑战,但他王者地位暂时无人可捍。经过一个赛季的休整,已为人父的韩天宇宝刀不老。他在上海站勇夺男子1000米这个项目的金牌,凸显了他的实状态。

新人开始勇于承担重任,上个赛季参加世界杯在个人项目上一无所获的安凯正在冉冉升起。他的优势是中长距离项目,在蒙特利尔站获得了1500米的银牌,这也是中国男子选手最近三个赛季以来在这个项目上的最佳成绩。他与韩天宇一起构成了中国男队中长距离项目上的双保险。

女队方面,范可新仍是领军人物。过去几个赛季,范可新的信心下降,在比赛中难以发挥出正常水平,意外摔倒、被判犯规等失误层出不穷。本赛季,她找回了丢失的自信心。率队两夺女子3000米接力金牌,以及收获4年来首枚世界杯个人项目金牌,范可新逐渐逼近个人的巅峰状态。

25岁的韩雨桐已经不属于年轻选手了,早在2012年就入选了国家队。本赛季,她状态复苏,弥补了中国女队在中长距离上的短板。尤其是在李靳宇意外受伤的情况下,韩雨桐的崛起显得尤为可贵。

张雨婷、张楚桐等小将也开始崭露头角,再加上曲春雨、臧一泽等中生代,中国女队的集团优势逐渐显现出来

年轻人的成长,以及名将们仍处于巅峰,确保了中国男女队在接力方面都重返第一集团。在混合接力这个奥运新增项目上,中国队甚至可以派出两套具有冲击金牌实力的阵容。前四站比赛,中国队在这个项目上获得了一金一银和一个第四名,决赛的阵容均不相同。

上个赛季结束之后,中国短道速滑队进行了一系列调整。5月份,四枚冬奥会金牌得主王濛成为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队教练组组长。同时,曾经培养出周洋、梁文豪等名将的韩籍教练金善台成为了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队短道组外方主教练兼女队主教练。

王濛走马上任之后,在队伍夏训方面狠抓体能。夺得上海站女子500米金牌后,范可新坦言正是充沛的体能让她可以重返巅峰,“一夏天到现在,我们都在加强体能,我也意识到体能非常重要。你要提高技战术、要超越对手,都需要体能做支撑。接下来,我会继续加强体能训练,一步一步往前走。”

金善台以大运动量训练著称。王濛也承认体能训练让队伍有了脱胎换骨之感,“我们训练房里有一条标语:’体能长一寸、比赛无不胜’。这些口号每天都激励着我们去提高体能。虽然大家进行了艰苦的体能训练,但我觉得还需要更多的储备。”

中国短道速滑队的体能训练细化到模块,每个模块进行何种练习,心率控制在多少区间都有细致的规划。体能训练离不开科学的指导。

与此同时,王濛借鉴中国乒乓球队的直通选拔机制,举办了中国短道速滑第一次直通国际比赛的选拔赛。即便武大靖、韩天宇、范可新这些名将已经荣誉等身,同样需要通过选拔赛争取世界杯、世锦赛等国际比赛的参赛资格。

在年轻人材的使用方面,王濛更加大胆、前卫。2018年5月份,王濛成为了中国速度滑冰国家集训队主教练。这支队伍的队员多为跨界跨项选手,水平参差不齐,王濛面临着巨大挑战。即便如此,她仍培养出安凯等多位青年才俊。安凯在年初的世界大学生冬季运动会上获得了1500米的金牌,同时也有机会代表中国短道队参加世界杯等大赛。

成为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队教练组组长后,王濛给了安凯、孙龙、张楚桐、张雨婷等年轻人更多机会。他们也回报了王濛的信任,安凯、孙龙、张雨婷都随队夺得过接力项目的金牌。

根据体育总局制定的规划,2019年是中国冬季项目的“固点”之年。这一年,中国短道速滑队基本完成了人才更替,涌现出多个优势项目,完成了体育总局交给的“固点”任务。这让我们对中国短道队的冬奥前景充满信心。

上个赛季速滑世界杯中,中国队无缘领奖台,最佳成绩为李奇时在荷兰海伦芬站获得的女子1000米第四名。

中国速滑队并非没有希望之星。高亭宇是2018年平昌冬奥会男子500米铜牌得主。作为首位获得冬奥奖牌的男子速滑选手,他只有21岁,拥有光明的未来。由短道速滑跨项而来的冬奥冠军周洋也值得期待。

在世界杯首个比赛日,中国速滑队就给国人带来了惊喜。男子团体冲刺赛,由王世伟、廉子文、宁忠岩组成的中国队获得了银牌。这是该项目成为速滑世界杯正式比赛项目之后,中国男队首次站上领奖台。

惊喜仍在继续。一天之后,宁忠岩获得了男子1000米银牌。这也是中国选手首次获得该项目的世界大赛奖牌。在男子500米比赛中,高亭宇也获得了一枚银牌,让中国速滑队世界杯首战以3枚银牌收官,开了一个好头。

随后的波兰站,同样派出了王世伟、廉子文、宁忠岩出战的中国队再次斩获男子团体冲刺赛亚军。中国速度成了该项目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老将周洋在这一站获得了女子集体出发第四名,距离领奖台一步之遥。完成跨界跨项的名将重启了她的运动生涯。

到了哈萨克斯坦努尔苏丹站,宁忠岩更进一步,夺得了男子1500米冠军。这也是中国男子选手该项目56年来的第一个世界大赛冠军。中国速滑队上一次获得世界杯冠军已经是三年之前的往事了,而中国男选手上一次夺得世界杯冠军还要追溯到2009年的于凤桐。

世界杯前四站过后,宁忠岩凭借出色的发挥,在男子1000米、1500米两个项目上均排在积分榜第三的位置,中国女队也跻身团体竞速积分榜三甲之列。宁忠岩凭借出色的发挥入围了2019年体坛风云人物最佳新人候选名单。

速滑虽非中国队的传统优势项目,但也涌现过叶乔波、张虹、王北星等名将,也夺得过奥运金牌。过去几个赛季成绩乏善可陈,促使冬运中心下定决心踏上改革之路。王濛成为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队教练组组长,正是改革迈出的关键一步。

王濛上任之后,中国速滑队坚持贯彻“请进来、走出去”的策略,聘请了国际化教练团队,并采取分组方式备战,各组先后赴海南万宁、内蒙古海拉尔、荷兰海伦芬、加拿大卡尔加里、美国盐湖城等地进行集训。

宁忠岩的教练加拿大人Kevin Overland,曾经获得过男子500米的奖牌,也曾担任过王北星的教练。执教生涯,他带领韩国名将李相花和男选手牟太釩共获得了3枚奥运金牌。

“短大队(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国家队简称)组建以来,强调体能训练,强调国际化团队,强调严格管理,再次说明我们在总局和中心领导下,正走在一条正确的道路上。”中国速度滑冰和短道速滑队主管速度滑冰的教练组副组长聂鑫介绍说,速滑队有来自挪威、荷兰、加拿大的名教头,也有王秀丽等国内教练的佼佼者。

周洋等国际比赛经验丰富的名将跨界跨项而来,夯实了中国速滑队的人才储备。她个人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对于速滑这个项目的发展也大有裨益。

王濛所倡导的直通选拔赛在世界杯开赛之前给了速滑选手实战检验夏训结果的机会,提前调动了运动员的竞技状态。这也是宁忠岩、高亭宇等人在世界杯上发挥出色的原因之一。

这一系列改革举措,让坠入低谷的中国速滑队在2019-20赛季强势复苏,无论是个人项目,还是集体项目,均实现了突破。这凸显了改革举措的正确性和及时性。距离北京冬奥会仅剩下两年左右的时间,如今的中国速滑不再是“老大难”项目,反而呈现出一派生机盎然。

Related Post